首頁 > 移動應用 > 正文

App Store已成開發者公敵

2020-09-29 16:42:38  來源:今日頭條

摘要:一夜之間,蘋果App Store成了人類公敵,Facebook、Spotify、Epic都向蘋果發難。根據分析師的估值,每年App Store至少為蘋果帶來150億美元收入。
關鍵詞: App Store
  一夜之間,蘋果App Store成了人類公敵,Facebook、Spotify、Epic都向蘋果發難。根據分析師的估值,每年App Store至少為蘋果帶來150億美元收入。批評者認為,當App開發商銷售App時蘋果收取的分成費太多了,而且蘋果控制App Store入口,擁有壟斷權力,移動App受到欺壓卻無力反抗。
 
  對于這些指控蘋果當然是極力否認的,它認為App Store有200萬個App,當中只有很小一部分是收費軟件,蘋果拿到的分成費更是微不足道;而且蘋果認為自己的做法與其它App程序店是一樣的。真是這樣嗎?我們今天就來討論一下這個問題:
 
  費用之爭
 
  當開發者通過App Store銷售付費App或者數字商品時,會拿走銷售額的30%。許多企業抱怨蘋果收費太高,他們向蘋果施壓,要求蘋果開放大門,允許開發者用其它替代支付系統完成數字交易。蘋果App Store的收費比例與谷歌Play、三星Galaxy Store是一樣的。蘋果還解釋說,收取費用可以彌補一些管理成本,比如安全、隱私成本。
 
  上個月,Epic向蘋果發難,它繞開蘋果,在《堡壘之夜》游戲中加入自己的支付系統。很快蘋果就發現了Epic的小動作,將游戲從App Store下架,并說Epic違反規則。圍繞這件事,Epic與蘋果打起了口水戰。Epic認為應該允許使用自有支付系統的游戲返回App Store,而蘋果則說Epic的行為屬于不公平競爭。
 
  吵了一陣之后,法官終于說話了:蘋果可以將《堡壘之夜》封殺,但是Epic可以繼續使用蘋果開發者工具(用來更新軟件)。事情還沒完,周一就會有聽證會,明年會有初審。
 
  誰在付費
 
  如果你通過App購買數字商品和服務,蘋果會收取30%的傭金,但是如果你通過星巴克App買一杯咖啡,蘋果是不會分成的。如果你是蘋果付費訂閱者,通過App Store采購時第一年只收15%的分成費。另外,軟件開發者也要向蘋果交納年費,這樣才能將軟件交給App Store并分發出去,只有非盈利組織和政府部門不用交。
 
  蘋果收取分成費是一種做法,行業還有另一種做法,比如Netflix、Spotify等平臺,它們會直接開通渠道,讓用戶成為“付費訂閱者”,會員可以通過平臺官網下載,避開App。對于這種做法,蘋果也采取了措施,如果廠商在App內告訴消費者去哪里訂閱,蘋果就會封殺,如果企業告訴消費者通過App Store購買價格更高,因為蘋果會收取分成費,蘋果也會打擊。
 
  疫情爆發期間,有些企業向數字消費者銷售虛擬商品,比如Airbnb給用戶上烹飪課,蘋果也會收費,它們也在抱怨。
 
  和蘋果打官司能贏嗎
 
  還有一些App開發者指責說,蘋果限制競爭,在App Store搜索結果中蘋果將自家產品排在較高的位置。去年,Spotify在歐洲起訴蘋果就是因為蘋果Music與Spotify競爭。Spotify新聞發言人擔心蘋果可能會利用自己的市場統治力和App程序店打壓對手,推銷自有產品。
 
  指責蘋果壟斷的不只有Spotify,微軟、Facebook、Match集團(Tinder所有者)、Audiobook也有類似抱怨。蘋果當然只會強調說沒有這樣做,堅稱不會優待自有產品。
 
  2015年Taylor Swift曾起訴蘋果,她認為蘋果Music推出所謂的3個月試用付費訂閱計劃傷害了自己,因為試用期間聽眾可以免費收聽音樂,藝術家沒有獲得收入。后來蘋果修改政策,即使是試用會員也要付費。
 
  亞馬遜也曾贏過蘋果。2016年時亞馬遜曾與蘋果簽署協議,亞馬遜Prime Video的銷售額蘋果只分走15%,不是30%。后來,亞馬遜Prime Video又用自有支付系統完成支付,蘋果沒有反對。為什么蘋果允許呢?按照蘋果的說法,亞馬遜參與一個名為“優質付費訂閱視頻娛樂提供商”的項目,這個項目允許會員使用與客戶現有視頻付費訂閱捆綁的付費方式付費,也就是它們可以用亞馬遜支付系統付費。
 
  8月份,一個代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華爾街日報》及其它出版商的組織告訴蘋果,他們希望在數字付費訂閱分成方面能與蘋果達成更好的協議。
 
  幾天前蘋果發聲明稱,正在削減一些付費項目的傭金比例。蘋果新聞發言人說,大流行期間許多人無法在生活中相聚,無法參與一些活動,他們轉向線上體驗,所以才決定削減一些項目的傭金。
 
  事件的意義
 
  美國時間周一,Epic與蘋果的聽證會就會開始。這不是一宗簡單的官司,而是兩大科技巨頭的對峙,也意味著全球App開發者向蘋果攤牌。在消費者權益組織Public Knowledge工作的律師John Bergmayer認為:“這起案例不只與一款視頻游戲有關,核心在于兩家公司(蘋果谷歌)能不能掌控軟件分配方式,這些軟件分配給無數人使用。”
 
  Basecamp是一個項目管理軟件,公司創始人David Heinemeier Hansson認為:“蘋果有不同的軟件評估人員,不同的人對規則有不同的解釋,蘋果故意留下模糊地帶。我們生活在恐懼中,生怕違反了模糊的規則,生怕下一次更新軟件會被蘋果阻止。”
 
  蘋果在法庭文件中抗議說:“App Store是全球最受信賴的App程序店,為什么?因這我們制定了很高的標準,守護嚴密,因為蘋果推行一套獨特機制。”
 
  針對Epic蘋果訴訟案,專家認為案件的關鍵在于證明蘋果在哪個市場占據壟斷地位。原告如果想贏得官司,最好就是明確定義這個“市場”是什么。如果法官認定“相關市場”就是“所有智能手機市場”,那么要判定蘋果壟斷就會難很多。在全球手機市場蘋果畢竟只占13.3%的份額,說它壟斷顯然不符合事實。Epic的策略當然是將“市場”定得越窄越好,例如,它可以說蘋果100%控制iOS程序店。
 
  Lowenstein Sandler合伙人Jeffrey Blumenfeld認為,法院應該不會裁定Epic勝訴,不會阻止蘋果控制App Store程序分發;如果法官真的決定這樣做,必須有很強的證據證明從長遠看消費者會因此受益。
 
  中國有很多iOS App開發者,Epic的背后也有騰訊的身影,所以Epic與蘋果的官司值得我們好好觀察,蘋果如能后退,降低分成比例,相信所有開發者都會笑出聲來。

第三十屆CIO班招生
法國布雷斯特商學院碩士班招生
北達軟EXIN網絡空間與IT安全基礎認證培訓
北達軟EXIN DevOps Professional認證培訓
責編:zhangwenwen
排列五中三个号多少钱